春藥哪種好

春藥哪種好

股市裏的事儿

時間:2015-07-19 10:14來源:www.hkselik.com 作者:hkselik.com 點擊:
股市里本无我的事,也是我没事找事,于是,就被事缠了身。 混迹在金融队伍里,对股市七赔一赚两平牌的说法早就耳熟能详印入脑际,加之手头也没啥闲钱,所以,一直是股市外的看客,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台。 那年却出现了意外。股市蹭蹭往上蹿,眼见着周遭的朋友被股市刺激得热血沸腾狂躁不已,我竟暗自窃笑,不怀好意地想,别看今天闹得欢,说不定明天就拉清单。只是,当我同办公室的那个股疯子每天叫嚷着又赚了两千元的时候,我不由得生出嫉妒,进而变得眼馋起来。架不住你一言他一语的鼓噪,稀里糊涂就在证券公司开了个账户,从此,我也加入到了炒股的行列。 手头没几个钱,就把原本存的几万块定期存款取了出来。牛刀小试,和着大盘上攻的节奏,没几天,就有几千块钱入账。要知道,这能顶我两个月的工资,就这样不费吹
  股市裏本无我的事,也是我没事找事,于是,就被事缠了身。
    “混迹”在金融队伍裏,对股市“七赔一赚两平牌”的说法早就耳熟能详印入脑际,加之手头也没啥闲钱,所以,一直是股市外的看客,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台。
    那年却出现了意外。股市蹭蹭往上蹿,眼见着周遭的朋友被股市刺激得热血沸腾狂躁不已,我竟暗自窃笑,不怀好意地想,别看今天闹得欢,说不定明天就拉清单。只是,当我同办公室的那个“股疯子”每天叫嚷着“又赚了两千元”的时候,我不由得生出嫉妒,进而变得眼馋起来。架不住你一言他一语的鼓噪,稀裏糊涂就在证券公司开了个账户,从此,我也加入到了炒股的行列。
    手头没几个钱,就把原本存的几万块定期存款取了出来。牛刀小试,和着大盘上攻的节奏,没几天,就有几千块钱入账。要知道,这能顶我两个月的工资,就这样不费吹灰之力就到手了,心裏那个美呀!好像财富神话轻而易举就会实现,曼妙的人生从此即将开启。然而,好景不长,大概是我入市三周以后,“5.30”来了,似晴天霹雳,如狂风暴雨,大盘以自由落体的速度高空急坠,空中狂舞的族群如我一样,顺势俯冲,撞向地面,砸出了一个又一个硕大的深坑。
    其后,便是股市七八年的阴跌之旅,大盘从六千多点一路下探到一千多点,我的财富梦想也随着股票市值干瘪的数字一道走向破灭。股市露出的“凶残”面目,让我觉得“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绝不是一句虚妄的口号,而是掷地有声的提醒。辛辛苦苦积攒的血汗钱就那麽平白无故地蒸发掉了八成,搁谁谁都心疼。走出伤心地,尽管有些无奈,但我只能做出这样的选择,一来炒股不是我等百姓所能承受的,二来新规出台不准在职干部炒股。于是,就把那残余的摊子交给了赋闲在家的老婆。
    曾有人说,股市是拿时间换金钱。熊到极致,牛也就到了现身的时候。那些日子,老婆明显地神清气爽,我就明白,股市的昂扬向上也给老婆注入了兴奋的因子,当终于有一天,老婆兴高采烈地告知,先前投的钱已经回本时,我竟没显出有多兴奋,因为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谁敢保那不是偶尔一现的昙花呢?
    怕灾灾到,怕鬼鬼来。股灾终究还是降临了,沸腾的股市倏忽间一片哀鸿,几乎天天遭遇跌停。那天我回到家,见老婆正对着电脑发呆,心裏明知所为何事,却故意问股票咋样。老婆哭丧着脸不言语,但见面前的一张纸上写着:开盘就“卧倒”,想跑跑不了,“崽子”没下成,骨瘦用皮包。
    我揶揄道:俺老婆炒股没炒成经济学家,倒炒成文学家了,意外收获呀!老婆白了我一眼,命令道:快拿去把这首诗发表了,整点稿费,补贴家用。一听这话,我哭笑不得,立马晕菜。 (責任編輯:www.hkselik.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