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藥哪種好

春藥哪種好

春天的花开红艳艳

時間:2015-07-19 10:13來源:www.hkselik.com 作者:hkselik.com 點擊:
想到今年的股市,就愿意哼几句《山丹丹开花红艳艳》这首老歌。 过了三月的春寒,市场 催情水 一路攀高。我于2007年以1.32元买的景顺长城优先基金,百日之间由1元多,最高到2.95元。经过八年的低潮,总算是见着了丰厚的利润。之前妻子劝我,卖了吧,我不同意。因为她买的基金还套着呢,我心中想找个平衡,待她的基金也见了红,再卖不迟。那也是在2007年,股市高潮,人心浮动。妻子以2块2毛多买的中邮核心基金,当时她夸耀说:看我买的基金涨得多快。谁知好景不长,从此基金一路跌下来,被套长达八年。 现在大伙儿都在唱多,为什么要卖呢?我想,上证2007年到过6000点,今年难道不能站在新的高峰。凭历史发展的定律,我坚定自己的判断。但妻子不信,等到6月中旬,市场突然转变,连续大跌数日,原以为只是个小调整,开始还能保持镇静,
 想到今年的股市,就愿意哼几句《山丹丹开花红艳艳》这首老歌。
    过了三月的春寒,市场催情水一路攀高。我于2007年以1.32元買的景顺长城优先基金,百日之间由1元多,最高到2.95元。经过八年的低潮,总算是见着了丰厚的利润。之前妻子劝我,賣了吧,我不同意。因为她買的基金还套着呢,我心中想找个平衡,待她的基金也见了红,再賣不迟。那也是在2007年,股市高潮,人心浮动。妻子以2块2毛多買的中邮核心基金,当时她夸耀说:“看我買的基金涨得多快。”谁知好景不长,从此基金一路跌下来,被套长达八年。
    现在大伙儿都在唱多,为什麽要賣呢?我想,上证2007年到过6000点,今年难道不能站在新的高峰。凭历史发展的定律,我坚定自己的判断。但妻子不信,等到6月中旬,市场突然转变,连续大跌数日,原以为只是个小调整,开始还能保持镇静,可是后来情况便让人后悔不已,景顺长城优选十多天下跌一块多,半年的累积荡然无存。这时候,妻子有了发言权。我有苦难言,心中却仍存几分不服气。果然,救市措施一出,市场飘红,我的脸上露出了红太阳。劝妻子再投点钱进去试水,遭到拒绝。
    我又想唱那首老歌,就叫春天的花开红艳艳吧。股市就是这样,它的高点和低点在哪裏,永远不在散户的掌握之中,只能把握自己,心中有花开才达观。 (責任編輯:www.hkselik.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