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藥哪種好

春藥哪種好

不加节制的恶最可怕

時間:2015-06-24 10:21來源:www.hkselik.com 作者:hkselik.com 點擊:
不加节制的恶最可怕
  最近,校园凌霸案频发,流出了好几段视频。很多人看了一半,就不敢再看,因为画面确实残忍,施暴者的淡定甚至嬉笑,受害者的求饶乃至麻木,让人很难想象这是隔绝社会的洁净校园,也让人难以理解这是人之初性本善的“孩子”。
    媒体普遍表达了对这类事件多发的担忧。我倒是认为,不一定要从整体数量上阐发忧虑。其一,这类事件往往具有模仿效应,一段时间内的密集发生不具备持续性;其二,某类事件多发,很可能和媒体投入的关注度有关。其他恶性事件可能也不少,只不过媒体没挖掘。
    但在最近发生的校园凌霸案中,有一点特别值得关注:加害者下手重、持续时间长、目的不明确、不顾求饶。比如浙江庆元县多名初中学生将一名小学生,关在黑屋子裏暴力殴打,甚至用烟头烫;再比如最新曝光的“嘉義永新县女初中生打架”视频,多名初中女孩对一下跪女生连扇耳光,殴打时间长达5分钟。
    青少年心中有恶并不可怕,想把恶发泄出来也远非恐怖,真正让人惊悚的是不加节制的恶、没有分寸拿捏的恶。在任何社会结构裏,只要有力量、权力悬殊,就一定有欺凌存在。这样的生态,不会因校园“单纯”而消失。但“凌霸”之所以是“霸”,恰是因为缺乏分寸感在制衡。
    人在做坏事时,也有分寸感。这往往是基于理性的考量,比如,小偷被发现行窃,第一反应一定是跑——— 拔刀相向则是少数。因为当事件严重程度超出预期时,分寸感告诉他们,跑才是最明智的。
    相比于这种明智,校园凌霸案更体现出一种纯粹,你问施暴者,甚至他自己都不清楚为何要暴力相加,很可能就是为了暴力而暴力。这正是可怕之处,因为没有明确目的,没有分寸感,施暴何时开始未知,施暴何时结束也未知,施暴的后果也不在施暴者的考量范围内。
    在凌霸事件发生后,很多人对现行法律不满,甚至有人说“13岁的孩子,完全可以死刑了”。这种极端的态度,和前段时间“人贩子一律死刑”的呼声很像,这是肯定要反对的。但校园凌霸案有一个现象,即大多数施暴者都有惯性冲动,在前一次施暴没有得到惩罚后(往往是移送家长处理),下一次施暴会更肆无忌惮。如何在14岁这个最低刑事责任年龄之前,对这些问题少年形成行之有效的规制手段,颇值得社会讨论。 (責任編輯:www.hkselik.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