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藥哪種好

春藥哪種好

电子书和碎片化信息大行其道

時間:2015-06-11 10:16來源:www.hkselik.com 作者:hkselik.com 點擊:
电子书和碎片化信息大行其道
郁秀:比如普希金曾经说过,我的纪念碑是我自己双手建立的,今后的俄国到处都会传颂我。再比如罗琳是为了“我希望能在女儿的旧鞋穿坏之前,有钱帮她買下一双新鞋”,于是她写了《哈利·波特》。所以为什麽而写可能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写出来是什麽样的作品。

我写作就是因为喜欢。很多年前我见过扮演“刘夏”的小演员戴娇倩,那时她还是一个不出名的小演员,她说有时候为了一场戏冬天裏她们这些小演员需要站在外面等十来个小时才等到她的一个镜头,饥寒交迫。我问她那你为什麽还要演?她说:我是因为自己喜欢,没办法。我想有这个就够了。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已经很好了。

晶报:今天是一个信息化时代,电子书和碎片化信息大行其道,传统出版业和实体书店备受挑战,很多人渐渐养成浅阅读的习惯。您对这种趋势是否有所抗拒?您对纸质书心存何种感情?

郁秀:这是一个趋势,一种代替,是必然的,就像纸张代替了竹简,就像白话文代替了文言文。这是大势所趋,所以我不抗拒,我抗拒的是现在网上的信息错误百出。几乎是所有人的共识:你在图书馆裏找来的资料是可信的,网上找来的不可信。还有你谈到的浅阅读,就像看电视,看电视只是一种被动的接受、单向的传播。接受上特别轻松,不动脑子的,没有创造性。这种惯性久了,就会去选择轻松的、不需要思考的阅读。人就是这样子,什麽轻松就干什麽,一旦这种轻松的、被动的接受成为习惯,古典的、能动的阅读就变得非常辛苦。

对纸质书的感情让我想起了我父亲。我父亲有一个很大很大的书房,有几千本藏书。每次我回国看我父母,我都在他的书房裏看到越来越多的书,越来越老的他。在我眼裏,他就是一个在行走的知识,一本有生命的书籍,而且这本书越来越厚,越来越深。他的藏书艰深难懂,我们做子女的是不看的,也看不懂。他一生生活朴素,很节俭,只在買书一件事情上他不节俭。所以书越来书多,地上桌上都是,书占有的地方越来越多,人可以活动的空间越来越小。这些是我父亲一生的财富,一辈子的收藏。我想百年之后,谁来对这些书籍负责?谁来对这些知识负责?想到这些我也会很感慨。

晶报:读您的小说,我常常在想:郁秀的精神世界是如何打造而成的?您的阅读习惯从何时养成,您在中学时代都读了哪些书?

郁秀:没有一个作家一出生就写作,一本书没读就直接下笔,都是从阅读到写作的过程。这是一条必经之路。在我看来,阅读是一种非常古典、非常了不起的审美活动。我的阅读已经从以前的由兴趣出发,到了有系统、有方向的阅读。也就是说,阅读有些枯燥的东西成了我的作业。最经常读的还是小说。有些自己喜欢的作家,一看他们的名字,我立刻找来看。我想每一个作家在自己的写作成长中,总有那麽几个对自己影响特别大的作家。一段时间内实在没有好东西看,就去看一看《红楼梦》。事实上每过上一段时间,我都会再翻翻《红楼梦》。阅读时当读到绝妙的句子时,会很满足。我很少会和朋友谈起自己正在写的书,却经常会与朋友谈起自己正在读的书。中学和大学应该是阅读的高峰期。我在这裏武断地说一句:如果中学生不阅读,如果在中学以前没有去阅读经典的作品,那麽一生都很难有机会与心情再去阅读。这样也就失去了人生的一大享受。如果一个人没有任何文化蕴涵,他也就只能看电视、被动地接受一点东西;略微有一点文化蕴涵,他就会看一些杂志类的消遣读物;再有一点文化蕴涵,他可能主动地选择读物了。
(責任編輯:www.hkselik.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