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藥哪裏有賣

性藥哪裏有賣

微不足道的小幸福

時間:2015-07-19 10:18來源:www.hkselik.com 作者:hkselik.com 點擊:
正是这些微不足道的小幸福,让我平淡的生活增添了几分色彩。 母亲去县城的二姨家,她很早就起来,她想赶上开往县城的第一班车。我和母亲相约,到了二姨家,一定记得给我回个电话,免得我牵挂。在忐忑不安的等待中,接到母亲的电话。我急忙问:妈,你到了吗?母亲说:一言难尽!今天坐车的人好多,我一直在排队。这会儿刚坐上到县城的车!母亲一再叮嘱我,后天要是去县城的话,一定要更早,要不然坐不上座位。其实那天晚上,我只是无意之中和母亲说起,后天可能去县城办事,而且我也没有定下来。 母亲不仅记下了,还把这件事放在了心上。 下午陪孩子上完钢琴课,径直去了 迷藥 商场。来到三楼,孩子一路小跑直奔她喜欢的箱包专柜。孩子早就相中了一款靓蓝的小背包,到现在已有一段时日。 孩子背起那个小包,一边在镜子前左照
正是这些微不足道的小幸福,让我平淡的生活增添了几分色彩。
    母亲去县城的二姨家,她很早就起来,她想赶上开往县城的第一班车。我和母亲相约,到了二姨家,一定记得给我回个电话,免得我牵挂。在忐忑不安的等待中,接到母亲的电话。我急忙问:“妈,你到了吗?”母亲说:“一言难尽!今天坐车的人好多,我一直在排队。这会儿刚坐上到县城的车!”母亲一再叮嘱我,后天要是去县城的话,一定要更早,要不然坐不上座位。其实那天晚上,我只是无意之中和母亲说起,后天可能去县城办事,而且我也没有定下来。
    母亲不仅记下了,还把这件事放在了心上。
    下午陪孩子上完钢琴课,径直去了迷藥商场。来到三楼,孩子一路小跑直奔她喜欢的箱包专柜。孩子早就相中了一款靓蓝的小背包,到现在已有一段时日。
    孩子背起那个小包,一边在镜子前左照右看,一边问我:“妈妈,好看不?”我知道她的意思,我不想拒绝她,随口应承道:“不错,真的不错。”看着孩子如此喜欢,我一翻背包的价格,不由心虚,这麽小的一个包居然300多元。不过比上次看到的价位好像少了将近一百元!扭头一看,孩子热切的目光正停留在那个背包上,她一会儿摸摸包的前面,一会儿又摸摸包的后面。
    “能不能便宜些?”“不行,这已经是最低的折扣了。”我知道再讨价还价已没有任何意义。我从包裏掏出三张百元大钞,递给了售货员。等我付了钱,孩子已迫不及待地把包背在了肩上,哼着小曲,“蹬蹬蹬”下楼去了。
    走到小区门口,遇上清扫垃圾的李叔。一袋又一袋的垃圾,已经让李叔分好,袋子上分别写着“可回收”、“不可回收”两种标记。和李叔打过招呼,正准备离开时,李叔喊住了我,他从可回收的垃圾袋裏,郑重地取出一个牛皮纸的信封袋,他说:“闺女,信封裏书上的字我认不全。可是信皮上的字,我认得是你的名字。我去了你家几趟,你都没有在。”
    从李叔手中接过书,我微微一笑。打开一看,裏面是两本样刊,是我好久以前发表过的文章。我已经留下了几本,剩下的这些是故意扔掉的,没想到让李叔捡到,还视若宝贝。李叔紧张地问:“闺女,这书有问题吗?”“没有,李叔真的很感谢你!”
    我想起日本著名作家村上春树的《小确幸》。他在文迷藥中写道:“每天跟妈妈通电话,听到她的声音,听到她讲生活的琐碎……换了新香氛的香体乳,冲完凉然后慢慢擦,全身布满玉兰花香软绵绵的味道……”读着这些亲切的描述,眼前浮现出温馨的一幕幕,刹那间,我的心被一种小小的、温暖的幸福感包围。
    无论是母亲关心的电话,孩子背上小包后满意的笑,还是李叔递给我牛皮信封那一刻的虔诚……正是这些微不足道的小幸福,让我平淡的生活增添了几分色彩。 (責任編輯:www.hkselik.com )